“慰安妇表情包”:恶搞磨难是社会的羞耻

  材料图

  纪录片《二十二》的人物截图被制形成了表情包。

  配以“我真的冤枉啊”、“手足无措”等文字的表情包,与记载22位“慰安妇”幸存者的严峻纪录片,所发生的最大化学反应便是引发了很多网友的愤恨。对此,QQ空间宣布致歉声明,称该系列表情包由第三方公司供给,已下线,并将根绝此类情况再次发生。

  这样的声明,虽算得上及时,却并不能掩盖已然构成的恶劣影响,消除现已形成的损伤。不由要问,是得怎样一家没有下线的公司,才会对这些白叟进行如此消遣!凡是对“慰安妇”的前史有少许了解,凡是对民族伤痛有着少许尊重,谁会狠心踩着悲惨剧来哗众取众?关于制造表情包的第三方公司,要严峻追究职责,作为推出表情包的大企业,也要衡量下自己身上担着的大职责,第三方公司并不是推责的盾牌,企业检查把关准则是不是好像铺排?企业职工本身的思维文明、价值取向是否有恙?企业每一项上线发布的文明产品的内容是否契合国家法律与方针?都是有必要严峻考虑、严峻整理的问题。

  美国学者尼尔·波兹曼在《文娱至死》一书中指出,在大众传媒年代,教育、文明以及其他公共事务范畴,都不可避免地被自媒体的表达方法从头界说;许多大众论题都日渐以文娱的方法呈现,即使是严峻的论题也难免会遭受文娱化的解构。这全部,在“慰安妇表情表”上得到了淋淋尽致的发挥。

  “慰安妇表情包”的呈现,根源于一些人的底线认识和忌讳观念的缺失。伴随着市场化和商品化进程,许多文明符号都能够拿来进行利益变现;但是,慰安妇悲苦的人生和不公的命运,却不能成为文娱恶搞的目标。背离了“最低品德保证”,不能在失范行为与非失范行为之间树立明晰的边界,“慰安妇表情包”在本质上是一种商业文明的迷失与错位。

  在一个工具理性盛行的年代,一些精美的或许粗俗的利己主义者总是热心“蹭热门”。纪录片《二十二》的火爆,让“慰安妇”成为一些人眼中能够被使用、被消费的文明符号;在利益的驱动下,在浮躁、炒作等不良社会心态的威胁下,“慰安妇表情包”粉墨登场了。

  带着对前史的敬畏和对“慰安妇”这一特别集体的关爱来做纪录片,《二十二》的出炉并不简单。在特别的前史背景和特定的年代背景下,《二十二》以真挚的心情和实在的力气,引发观者的心思共振,供世人铭记前史,供国际反思伤痛。依托口碑发酵,一部纪录片取得了不俗的票房成果——面临真实的好著作,观众懂得“用脚投票”。正因如此,更应对这样的纪录片抱以尊重,尊重历经磨难尚热爱生活的白叟们,尊重纪录片《二十二》制造人员的心情、情感,不能放纵文娱恶搞的大行其道。恶搞悲惨剧,必然会群起而攻之。

  咱们感叹“来得太晚,而她们走得太快”,咱们正尽全部尽力帮她们讨回公道,期望她们在有生之年能听到久别的抱歉,而单个人、单个公司的所作所为与全社会寻求的正义做法各走各路,显得违和又挖苦。这些在前史中受过损伤的人,她们所承载的磨难背面,是那个悲痛的年代里整个民族的羞耻,今日挖苦的表情包是对她们进行二次损伤,一不小心,又会沦为整个社会的羞耻。或许有人不理解她们的苦楚,但请每一个人都能尊重她们。

  “开展的列车仓促驶过精力的站台,实际的改变将心灵的地图抛在身外”,诗意的言语,道出令人痛心的“价值丢失”。说到底,文娱恶搞不能百无忌讳,商业运作不能自弹自唱;遵从公序良俗,敬畏前史,尊重民众的情感、需要和认同,商业文明亟需“亡羊补牢”。(我国青年网特约评论员 杨朝清)